您的位置:首页  »  【女星(神)改编】(19)【作者:剑君13恨】
字数:117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主播朱芳君、陈圆淳  话说被关许多天的陈总和阿强一直没有人保他们出来,让陈总更是有点怒气非常,担心那些人是不是对自己弃知不顾了,今天两人又分别被带去问话,陈总这边是一位检察官问话,牌子上面写朱哲群,陈总说:「朱检察官,你究竟要问几次,那些事情与我无关,我是被设计的。」  朱哲群说:「陈总,我劝你还是跟我好好配合,你想想自己在牢里面待了三个星期,却始终没有人来救你,可见他们早已放弃你了。」陈总说:「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反正没做得事情就是没做。」陈总自己也知道原因,但并不想承认这件事情,朱检察官知道在问下去也没结果,只能让他继续回牢里面。  正当准备回牢,一位警察走过来不知道和朱哲群说什么,朱哲群听到后脸色有点难看,於是说:「陈总,算你好运,有人来保你出去了,你根那位阿强等等就能出去了。」陈总听到后非常开心,於是对方把保证金交给警察后,陈总和阿强在写一些手续,两人马上就走出警局了。  享受外面阳光的他们,重获自由,而外面有一个小弟正等着他们,陈总问说:「想必你就是保我们出来的人吧!是林立委帮忙吗?」  那小弟说:「非是林立委,林立委现在恐怕也在国外自身难保,保你们出来的是何立委,是他靠关系才保你们出来的,他说现在想要重获你的名声的话,最好找一位至两位主播帮你们宣传,不管用什么样的手断。」  说完后小弟就离开了,阿强说:「林立委不是认识许多检察官,怎么突然自身难保,变成何立委救我们。」  陈总说:「看样子在我们被关的这三星期,一定有发生什么事情,我们先回公司吧!」两人准备回公司,准备离开时,看到刚才的朱检察官走出来,然后还有一位年轻妇人带便当给他,旁边还有一位女人。  阿强说:「那个送便当的是朱检察官的妻子朱芳君,旁边那位叫做陈圆淳,陈圆淳听说根刘涵竹不合,但朱芳君却很少听到她得事情,陈总,怎么了吗?」陈总说:「刚才那小弟说,如果想重获名声的话,必须要有主播帮忙对吧!」阿强说:「陈总,你的意思是………」显然着陈总心中已经有想法了。  回到公司后,发现除了之前的部下还在以外,剩下得几乎都走了,而陈总也从部下那边得知了林立委想设计张景岚的事情,结果却被J先生设计,在国外被警察抓走,现在一切事务都是吴玟萱在处理的,听完后陈总怒气说:「好一个林立委,原来不把我保出来,就是想得到景岚,但现在她也回到J先生身边,真是可恶阿!」阿强说:「别气了,女人在找就有了,何必动怒。」  陈总根本不听阿强劝说,但现在也不是为了她而做出不理性的判断,於是命人找了吴玟萱一起商量事情,过没多久吴玟萱果然来了,陈总和阿强也得知了林立委的事情,吴玟萱也是不知道要说什么,陈总说:「玟萱姐,我找你来不是为了林立委的事情。」  吴玟萱问说:「那是为了什么?」陈总说:「恢复名声,我必须要有主播得帮忙。」  吴玟萱说:「原来如此,我之前跟陈圆淳有见过几次面,或许可以介绍她帮上你得忙。」陈总问说:「那朱芳君呢?」  吴玟萱说:「朱芳君虽然是主播,但她老公可是检察官,你想要动她?」陈总说:「那个检察官三番两次找碴,我想给他一个教训。」  吴玟萱说:「陈圆淳和朱芳君最近还蛮要好的,或许可以透过她顺便约到朱芳君,只是不知道事情会不会顺利。」  陈总感谢吴玟萱帮忙,於是送她回去等待消息。这一个晚上,陈总一个人喝酒看着景岚照片自言自语说:「小岚,难道我对你不够好吗?为什么你要在我被关的时候回到J先生身边,我知道你对我没感情,所以我从来对你根对其他人不一样,但是你在我心中已经很深了,让我无法自拔。要不是那个该死的林立委,趁我不在想染指你,现在你还会在我身边对不对!  还好那时候有J先生保护你,要不然你真发生什么事情我也不敢想,我之所以会一直针对J先生,就是因为想证明我能力比他好之外,更想证明我是可以保护你的人,现在连你都弃我而去了,那现在得我又该如何呢?「边喝酒边自语着,看着景岚照片慢慢醉倒了。  隔天早上,清晨五点时候,陈总还在昏睡中,结果一条人影拿着棉被给他盖,并且帮他收拾桌上东西后就离开了。到了早上七点半左右,陈总缓缓醒来,但头还是晕晕着,陈总看着棉被,想着昨天也没有拿棉被盖,那又会谁拿得,而且桌上东西都清好了,陈总完全不知道现在会有谁会这样子帮他。  过没多久吴玟萱打电话来,说帮他约好了陈圆淳和朱芳君,和阿强两个人要中午到活鱼餐厅会合,到了中午时间,陈总和阿强两人都来到餐厅了,两人走过去说:「玟萱姐,我们来了。」吴玟萱说:「坐下吧!」两人坐下后,吴玟萱替朱芳君和陈圆淳介绍陈总和阿强,互相一个认识后,有了初步认识,朱芳君说:「我有听我老公说,陈总你和阿强都有做非法事情对吧!」  陈总说:「那只是外界的谣传而已,生意吗!不都是这样,互相陷害对方,所以才想靠两位主播帮我们澄清。」  阿强说:「是阿!更何况J先生认识刘涵竹,要不是因为她乱报导,我们也不会被关起来,是他太狡猾了。」  陈圆淳说:「没想到刘涵竹这么恶劣,居然报导这种事情,看样子是J先生要她这么做了,不然她也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陈总说:「是阿!要不是我们两个有些恩怨,我们也不会落到这地步。」他们现在把责任归给J先生。  朱芳君说:「我听说J先生和陈总好像都对第一名的宅男女神张景岚有好感,两人都在追求她,是不是也是因为这样,原本听说和J先生在一起,结果在前年元旦又变成和你在一起,是不是因为这样子,J先生才对你报复得。」  陈总还没回答,阿强连忙说:「对,就是他肚量小,才用这种下三滥手段对付我们的。」  陈总怒看着阿强一眼,阿强也不多说什么,聊得有点愉快后,到了下午三点多都先散场了。到了餐厅外面,陈总开车来说:「我有开车来,我送你们回去吧!」朱芳君说:「那就多谢你们了。」两女上了车后,阿强坐在副驾驶座,这时朱芳君手机响了,是朱哲群打电话来的,朱芳君说:「老公,怎么了吗?」朱哲群说:「我在地检署这边,只是有点想念你了。」  两夫妻在车上甜言蜜语,三人也不说话。过没多久,朱芳君和陈圆淳两人却突然脸发红了,陈圆淳说:「怎么会这样,好热阿!」  陈总和阿强感觉奇怪,两人的样子就好像吃了春药身体逐渐发热,但是两人根本没有机会对她们下药,在感到疑惑时,吴玟萱传讯息给陈总,上面说:「我已经帮你制造机会了,要好好把握。」  看完讯息后,才明白吴玟萱早就在活鱼餐厅里面对两女下了春药,只是没有发觉到而已,朱芳君红脸说:「不行,好热,好难耐阿!」她从背包取出口红不断蹭着自己的阴道,前面还有两个男人,所以嘴巴一直呜着,陈圆淳则是一直忍耐,但受不了,拿旁边的安全带也是摩擦着阴道。  「恩………好热,那里好养阿……阿……嗯哼………身体越来越热了………喔……嗯哼……受不了,我受不了了………嗯哼……喔………好奇怪了阿」  呜着嘴巴,但还是发出声音,陈总和阿强对看一眼,决定一人一个,更狠一点还可以交换上,或者两人合力先上一个,在上另一个,把车子开到汽车旅馆。  阿强把门打开,两人准备带她们进去休息时,一碰到肩膀「喔………嗯哼………不,不要碰……我好奇怪阿……嗯哼………ㄜ」完全抵抗不了春药影响,一碰到就呻吟了,到了床上后,阿强说:「陈总,你要哪一个?朱芳君吗?」  陈总说:「没错,给朱哲群一个教训,就是上她老婆,陈圆淳交给你。」阿强点头答应,一人一张床,准备开始搞她们了。  把朱芳君衣服脱掉后,看到那胸部非常丰满,陈总也把衣服脱掉,然后阿强也一样,把自己和陈圆淳衣服也都脱了,然后捏着奶头,舔得她得小穴,陈总则是舔着奶头,用手指插着朱芳君小穴,两女因为受到春药影响,身体早已满身都欲火,加上两个男人开始侵犯她们身体,满脑子的情操都抛在云外了,开始浪荡的叫了。  「喔喔……手指插进了我的小穴,还不断抽插着,你的食指抽插得让人家好爽好棒阿………嗯哼………你的舌头把我的奶舔得都是你的口水,还在周围用舌头绕着,让人家更敏感更爽阿……喔………喔喔………你舔得我好养,身体好热阿………不行,我好奇怪了………不要在舔,那边热死了……会受不了了阿」  陈总淫笑说:「没想到你的胸部这么大,以前都和你老公玩得很爽喔!」朱芳君说:「没有,他都喜欢把我胸部压在他身上。」  陈总说:「原来朱检察官喜欢玩这种得。」阿强说:「陈主播,你的小穴还真是美阿!一个气质主播叫成这样子,如果让其他人看到,他们说不定会发情喔!」陈圆淳说:「人家好热,拜託你不要在舔了。」阿强说:「好,我不舔了,我改其他方式好了。」  阿强把陈圆淳带到沙发,用绳子将双手绑在后面上,拿出电动棒出来,插进去小穴里面,然后去冰箱拿冰块,在将水倒在茶壶,冰块放进去,然后淫笑得拿那茶壶,将水倒在陈圆淳身上,然后陈总躺在床上,朱芳君屁股对准他头部,舌头舔着小穴,趴下去后,含着他得肉棒。  「嗯哼………恩………你的肉棒好大阿………比老公还要更大一些,而且好粗阿………嗯哼…………阿……小穴被舔得好养阿……喔」  「好冰阿,你好坏阿!把水倒在我身上,好冰好冷阿……喔……人家胸部和肚子这边都是水,冰死了……喔……嗯哼……小穴被电动棒旋转的好爽阿……喔………嗯哼……手都不能动了………喔喔……冰…水冰死了………喔喔………嗯哼………电动棒旋转的好怪阿…小穴都被转的让人心痒痒……阿阿………不要阿」  阿强说:「这样很好玩,是不是很刺激阿!」陈圆淳说:「人家身体冷死了。」接着阿强把电动棒拿起来,肉棒插进去小穴里面,整个人压在陈圆淳身上,不断抽插着,接着朱芳君也躺在床上,陈总把肉棒插进去里面,然后双手不断蹂着那丰满的胸部,继续搞着,俩个女主播不断发荡呻吟着。  「喔喔……好粗的老二,插进来了……好激烈阿,整个身体被压压住了……喔喔……嗯哼……好爽,肉棒插得我好爽………喔喔……胸部被蹂的好用力,好痛,但是你的鸡巴干得人家小穴好爽………喔喔………嗯哼……在继续抽插我,人家好爽阿………喔……棒死了,你们的肉棒干得我和芳君好爽阿………喔」  陈总淫笑说:「主播就是荡,才会叫得这么淫,你老公看到不知道做何感想,尤其还是检察官。」  朱芳君说:「不要跟我老公说,我什么都听你的。」陈圆淳说:「不要告诉我朋友,不然我们无法见人的。」  阿强说:「放心,我相信你们也不会乱宣传的,现在继续干你们小穴。」两人持续干着。  「阿阿……好大的鸡巴,小穴都被插好满,明明是别的男人的肉棒,可是我却好想要,好棒阿……喔喔……嗯哼……在继续抽插我,用鸡巴抽插我,人家好想要阿………多给我一些……喔……棒,棒死了………继续干我………阿阿……要去了……不行,人家要去了………喔………爽死我了……去了…高潮了」  「人家也好爽,你的老二抽插得我好棒阿……爽死我了,在继续抽插我,这样子淫荡下去,我都不能交男友了………喔喔……嗯哼……继续来,就让我继续淫荡下去………阿阿………好爽……棒死了……干我………用老二用力的干我………阿………要去了……我要去了………人家也高潮了」  陈总和阿强分别让朱芳君和陈圆淳高潮,解开陈圆淳绳子,但是朱芳君脸红说:「我还想要,在继续给我好不好。」  陈圆淳说:「人家也是,小穴还在发痒,发热,需要老二止痒。」陈总淫笑说:「真是下流的两个主播,阿强,我们交换吧!」  阿强点点头说:「第一次上人妻,还是主播的,感觉更好。」两人交换。  陈总把陈圆淳带到床上后,正面侧边插着,然后还吻着她,而阿强则是插着朱芳君,互换抽插后,两女主播叫声比刚才更荡,更下流,阿强说:「两个贱主播,看我们轮流干死你们两个下流的女人。」说完不断的「啪啪!」肉棒抽到深处,两女呻吟声非常下流。  「ㄜㄜ……换老二了,圆纯被你的老二干的好爽,抽插得好棒阿……我还想要阿……继续给我,下流的圆淳想要老二,你的老二干的我好爽阿………喔喔……咿悠………棒死了,我们真是贱阿………喔喔………好爽,人家真是下流,都还没嫁人,就叫得这么淫荡……欧欧………好爽阿……棒死了」  「嗯哼………鸡巴,你的鸡巴好粗阿………欧……被两个男人的鸡巴干,却这么爽,人家好淫荡,真是骚货一个………喔喔……可是你的鸡巴可以帮我止痒,人家好想要阿………喔喔………嗯哼………继续抽插,你们用鸡巴继续抽插我和圆淳,我们还想要更爽………喔喔……阿……棒死了………阿喝」  阿强说:「被关在里面这么久,都没好好发泄,今天刚好找你们发泄我们的性欲。」陈总说:「好好体会吧!」被关在牢里面三星期的陈总和阿强已经很久没有碰到女人,有吴玟萱的帮忙,搞这两个下流的主播,他们当然想要好好发泄一下,所以朱芳君和陈圆淳才叫得这么爽,朱芳君把阿强推倒在床,主动跨做肉棒上。  「凹阿………爽死我了,你的鸡巴爽死我了………喔喔……棒死了,这样子动,鸡巴干得我小穴好爽阿……喔……嗯哼………虽然这样子不对,但是我好想要鸡巴,虽然是外面男人的,但我也被插得好爽,人家真是下贱,你们的鸡巴真是让我好爽,这样好像出轨,是不对的………但是我好想要阿………阿」  「喔后………欧………陈总的好二好爽,让人家小穴爽暴了………喔喔………在继续给我,用你的老二插我这个下流的主播,我好想要………喔……嗯哼……干我,用老二干我这个贱人的小穴,我的小穴好爽……被插得好爽阿……喔喔………欧后……干爽我了……阿」  朱芳君和陈圆淳继续呻吟下流叫着,没多久两人都高潮了,陈总和阿强都射在外面,四人都累了躺在床上,春药效果也消失了。过几分钟后朱芳君醒来,看到自己和陈圆淳全身衣衫不整样子,陈总说:「朱主播、陈主播,你们两个和我们两个都发生关系了。」  朱芳君说:「我知道,我相信圆淳不会说出去的,但我也请你们不要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否则会影响到我们的。」  陈圆淳说:「虽然大家都是成年人,但我们不希望这件事情宣传,还请你们多保密。」  陈总和阿强知道,虽然知道但不一定会照做,两人穿完衣服就先离开了。阿强说:「陈总,就真的不要说出去吗?」  陈总说:「我就算不说出去,但以她们那种刚才那荡漾,一定还会继续找我们得,用春药去控制她们就好了。」阿强点点头。  傍晚,朱芳君在家中煮菜准备等朱哲群回来一起吃饭。  朱哲群回来后,朱芳君马上过去帮他脱下外套,朱哲群说:「今天煮了好料的?」朱芳君说:「你爱吃的煎饼。」两人到了厨房这边坐下,边吃边聊天,朱芳君问说:「老公,你看起来很烦,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朱哲群说:「没什么,只是一些工作问题而已。」  见朱哲群不想说,朱芳君也不多问,晚上准备睡觉了,朱芳君含着老公的肉棒,想要帮他解除烦恼。  朱芳君说:「老公,你变大了,要不要来上?」只见朱哲群说:「老婆,不好意思,最近实在没那个性欲,你先自己解决吧!」说完朱哲群就睡觉了,朱芳君也跟着睡觉了。但是这个夜晚,怎么睡都睡不好,一直翻滚着,脑中一直浮出下午的画面,朱芳君暗想:「那个会让我身体发热的东西是什么,会让我特别想要,老公现在都不碰我,我该怎么办。」  怎么想都想不到得她乾脆睡觉,隔天一早分别到了非凡新闻台和东森新闻台的朱芳君和陈圆淳在看新闻讲稿内容,吴玟萱分别派人送了礼物给她们,里面是香水,传讯息感谢吴玟萱,两人分别喷了香水后,开始上新闻台播报今天的新闻,摄影师也在拍摄中,开始今天的播报新闻。  一开始还没有感觉,播到一半时却发现根昨天一样,身体逐渐热起来,朱芳君暗想:「又开始了,这个感觉和昨天一样好热。」  虽然受到春药影响,但还是必须努力的把新闻报完,但是春药影响到阴道那边,朱芳君边播手就慢慢的往下不断蹭着那阴道,但表情还是一如往常,只是内心都是欲火。  好不容易撑到新闻都说完后,朱芳君去休息室休息,但是受不了焚身欲火的她找东西自慰着,阿强藉机送东西过去,看到朱芳君正在自慰着,奸淫的脸出现在他表情,偷偷走进去后,朱芳君看到阿强,想起昨天他搞自己的影像,於是想要主动亲吻他,阿强说:「方君姐,你是个人妻,这样不好吧!」很明显是欲擒故纵,吊她胃口。  朱芳君一脸发荡的说:「阿强,我好想要,昨晚老公不给我,我受不了,我好想要阿!拜託你,用鸡巴止痒我的穴。」  阿强说:「但我等下还有工作,我不能带着你一起去。」朱芳君说:「那怎么办,我快受不了了。」  阿强说:「我可以带你一起去,但你必须待在车上,等我工作结束好才能找你。」  朱芳君点点头,於是带到车上后,她在后驾驶座这边躺着,阿强利用安全带将她身体绑住,然后拿着口罩呜住她得嘴巴,在用电动棒插她小穴。「呜!呜!呜!……呜」阿强自言自语说:「很好,声音这样外面得人听不到,等等带你去更好玩的地方。」阿强开着车带着朱芳君离开了。  在东森新闻台也发生相同事情,陈圆淳也受到春药效果发情,陈总也假藉探班之名看看陈圆淳的状况,她也好不容易撑到把今天的新闻都播完后,看到陈总,陈总过去扶她问说:「圆淳,你没有事吧!」陈圆淳说:「我好难受,下面好养,帮我好吗?」  陈总说:「我等下带你去一个地方,到时候会好好帮你的,现在先靠它止痒吧!」  拿出跳蛋后,塞进小穴里面,坐上陈总车子后,按下开关,陈总就开着前去目的地了。  不知道开了多久,两位女主播都受到春药效果非常难耐,靠着情趣用品止养着,开了两个小时候,终於抵达目的地了。是一间透天大楼,陈总和阿强分别带着主播走进去里面,陈总说:「这边有白色薄纱是给陈圆淳穿的,粉红色薄纱是朱芳君穿的,现在赶紧去穿吧!」两女点点头,去穿着薄纱,而阿强也去房间准备了。  进去房间后,两女都穿上薄纱走进房间,一个气质主播穿上白色薄纱加上一脸发荡表情,看起来更是想要让人好好玩弄,朱芳君胸大,穿上粉红薄纱,胸部更显现出来,尤其是胸部的粉红色奶头,加上发情得喘呼声,更是引起男人得野性,陈总说:「很好,接下来开始了,你们让我们尽兴阿!」两女点点头。  接着陈总把桌子和椅子分别放在前后两边倒起来放着,把朱芳君的手绑在椅子上,脚被绑在桌子上,整个身体型成悬空,然后拿出手指性爱机器插着她得小穴,把跳蛋塞进屁眼里,把电动软刺黏在奶头上,变成所有部位都被机器给占领了,按下开关后不断嚎啕呻吟,然后陈圆淳帮两个男人口交和手淫。  「ㄜㄜ阿………喔……这样子虐我,你们好坏阿……我也想要加入你们,手脚都不能动,只能被机器搞着我的所有身体,小穴和屁眼都好奇怪,我身体好热,我也好想要阿………喔喔………拜託你们,奶头被软刺动的好怪………阿阿阿………不要,我也想要被插……ㄜ阿………好爽,虽然被机器这样搞,但我好爽阿」  陈圆淳帮陈总根阿强含完肉棒后,接着她小穴张开来说:「陈总,阿强,人家小穴好养,好湿了阿!老二,人家要老二。」  陈总说:「那你说,我们有两个,小穴只有一个,我们要轮流插你小穴吗?」陈圆淳说:「一个插我屁眼,一个插小穴。」  两人心知会有这个答案,把她扶起来后,阿强插着屁眼,陈总插着小穴,陈圆淳也呻吟了。  「嗯哼……两根粗粗的老二在我小穴和屁眼里面干着我,还很粗暴,圆淳爽死了………喔喔………嗯哼…………你们肉棒都啪啪在我里面好深响着,让我好爽,小穴和屁眼被你们两个男人抽插得好爽,技术好棒阿……ㄜㄜ……棒死了……芳君,你看,他们俩个先干我,而且干的人家好爽阿………喔棒死了」  「不公平,为什么你可以先被插,我也好想要阿………我都只能被性爱机器搞,而且边抽插边喷尿,人家害羞死了,我也想要你们鸡巴对我粗鲁一点,不要只是机器而已………喔喔……嗯哼………人家也想被干………喔……好爽阿………虽然机器,但人家也好爽……喔喔……嗯哼……嗯哼………我也想要被干」  陈总说:「两个下贱的主播居然这样爽,那就让圆淳舔你奶头,稍微有参与感好了。」阿强说:「陈总真坏。」把陈圆淳转过来后,她低下头舔着朱芳君奶头,让朱芳君叫声更荡,而陈总则是插着陈圆淳小穴,阿强把手指性爱机器拿起来后,肉棒插进去朱芳君小穴里面了。  「欧后………鸡巴终於插进来了,好爽阿………人家奶头也被圆淳舔的好养好爽阿,我真是下贱,被女人舔小穴我会那么爽………喔喔………嗯哼……阿强,继续用肉棒干我……喔喔……好爽好棒阿……我的奶头被舔又被软刺这样搞……阿哈……嗯哼……爽死我的小穴了,那个又骚又下流的小穴………喔」  「ㄜ阿………陈总技术好好,小穴一直被这样抽插着,好爽阿………棒死了……干下去,在用老二这样子干我的小穴,人家好爽,你的老二可以帮我止痒,止的好爽阿………嗯哼……棒死了,又硬了,你的老二又变得好硬……小穴里面都湿了,被插得好湿,我也被插的表情好下流………喔喔」  阿强说:「芳君真是下流又淫贱,老公不碰你,别的男人插你小穴就这么爽,真是一个荡妇。」  朱芳君说:「没办法,我好想要,但是他地检署都忙得好晚,回到家都无法理我,只能自己自慰而已,但根本不满足。」  陈总说:「所以才需要男人插,只有插你小穴才能满足你那性欲,主播都是这样吗?」  陈圆淳说:「那是因为你们让我们好爽,所以我们才会这么渴望你们老二。」  接着把朱芳君脚绳子解开,阿强把朱芳君转过去,和陈圆淳互吻,陈总把陈圆淳得脚抬起来狂抽插,两主播继续呻吟着。  陈总说:「两个下流主播,看看老二怎样干死你们,发泄我心中所有的性欲和不满。」於是不断继续「啪!啪!」抽插着她们小穴,而且肉棒越插变得更硬更粗,让朱芳君和陈圆淳叫得更荡。  「喔喔喔………好爽,你们鸡巴又变得更硬了,人家被插得好爽,拜託你们不要停止……阿………爽死我们了,胸部还蹭着圆淳的胸,好敏感阿………喔喔……子宫里面都被鸡巴顶到了,而且都啪啪响………喔喔……ㄜ阿………好爽好棒阿………继续抽插小穴不要停………阿阿……阿强,用鸡巴继续干我小穴……阿」  「人家被插得好淫荡阿………这样下去会没有男人敢要我的,这么淫荡的我有谁敢娶,只会想要干我而已……喔……可是就真的被老二插得好爽,爽到人家都受不了……嗯嗯哼………好棒阿……继续干我,不要停,让我这只下流的母狗被你的老二干到死,我什么都听你们的,只要陈总不要停止你的抽插就好了」  陈总奸笑说:「这是你说的,朱芳君,你呢?」朱芳君说:「我也一样,什么都听你们的,只要鸡巴继续干我。」  阿强把朱芳君放下来后,陈圆淳和她都躺在床上,陈总和阿强分别都插着她们,阿强边抽插边捏着朱芳君奶头,陈圆淳则是和陈总激情狂吻着。  「好…痛,小穴被插得好痛,但芳君好爽阿,阿强,人家被你得鸡巴干的好爽阿,继续抽插我,我想要更爽,继续捏我奶头,把我玩得彻底一点………喔喔………好棒好爽阿………喔………干下去,用鸡巴继续用力的干我下流的小穴………阿阿………好爽阿…阿哈……棒……棒死了……我还想要阿……喔喔」  「呜……嗯哼………陈总把我的小穴插得好爽,你的老二好粗,而且技术又抽插得好爽阿………喔喔……嗯哼………好棒阿……继续干我,人家下流,才需要你的老二干我小穴……棒死了……阿阿………好爽………不要停………求你不要停,继续用力的抽插我,对,就是这样子…碰…插下去我的子宫,用老二顶我才会让我爽,更让我下贱……喔」  陈总说:「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要让你们高潮了喔!」陈圆淳说:「好,让我们高潮吧!」接着更用力的抽插进去后,两女叫得比刚才还要荡,更下流了,然后表情一副很爽,完全沉溺於在这肉欲里面了,陈总和阿强开始奋力的抽插她们小穴,要让她们高潮。  「棒死了,阿强,你把人家抽插得好爽阿………喔………嗯哼……干下去,朝着我的小穴干下去………阿………好爽,就是那边,人家爽死了……好用力阿……你的鸡巴抽插得我好用力阿……就是这样用力干下去,我才会叫得更淫荡,更下流………喔喔………嗯哼……爽……爽阿……要去了………我要去了」  「欧后……ㄜ阿……陈总,圆淳好爽阿……嗯哼……干我小穴,我这个下流的小穴好欠干阿……阿哈………棒死了,你的老二操得我小穴好爽,在继续干下去,用老二操我小穴,让人家爽………喔喔………嗯哼………棒死了,我要去了………陈总,我要去了……阿………噢后……去…去了………高潮了」  在两个主播发荡的叫声下终於高潮了,把所有精液都往她们身体射,射完后两女好像发情一样学着狗含着阿强和陈总的肉棒,含完后在高潮后,终究体力消耗过多,都睡死了。晚上陈圆淳被陈总带回家上床,而朱芳君回到家里面后,朱哲群依旧晚回来,她穿上性感睡衣后等着他回来。过了一小时,晚上十二点回到家中,朱芳君说:「老公,今晚我们可以做吗?」  朱哲群说:「老婆,不好意思,最近地检署比较忙,明天还要早起。」朱芳君嘟着嘴说:「你在忙什么阿?最近都好晚回来。」  朱哲群说:「没什么,最近忙一件比较棘手的案子而已,所以比较晚回来,等事情过后,我在带你出去玩。」说完朱哲群就呼呼大睡了。  朱芳君暗想:「老公,等你忙完,你老婆我都红杏出墙了,谁叫最近那个阿强鸡巴这么大,插的人家好满足。不过陈总有说,想要让我跟我老公增进感情好办法,就是不要在让他接案子,让他放松心情,那就请地检署先暂时放下他手上案子好了。」  有了想法后,朱芳君就跟着睡觉了。  隔天早上,朱芳君先去新闻台,到了新闻台后打了电话给地检署长官请他帮忙,让老公好好放松一下,手边案子先交给别人办,但交带长官不要跟朱哲群说是他老婆说的,长官明白,毕竟是夫妻之间事情。到了地检署后,朱哲群问说:「长官,陈总案子我办到一半,叫我先休息,这是为什么。」  长官掰了一个理由说:「你看看最近为了办陈总案子,都没有睡好,常常熬夜加班,上层要我多叫你休息,但你不用担心,这件案子会有人接手的,你不用担心陈总会逍遥法外,你就先休息几天,好好度个假,说不定等你回来,案子还是没有解决的话,最后还是会让你来处理。」  听完后才稍微没有生气,然后说:「我明白了,是我太过冲动,我会好好休息几天的。」长官点点头,於是坐在位置上打电话给朱芳君,计画出去玩的事情,朱芳君当然开心,满心期待着。而在新闻台这边,朱芳君打电话给阿强,根他说这个好消息,阿强听到后,马上去找她,朱芳君也喷好了那个有春药的香水。  到了之后,阿强说:「芳君姐,你做得很好,陈总会感谢你的。」只见朱芳君脸上发烫说:「但我需要你感谢。」  朱芳君把阿强带到厕所这边,阿强说:「看来芳君姐迷恋上那个春药香水了,那为了报答你,我的鸡巴在让你插。」  朱芳君说:「那就感谢你了,不只是春药,我也爱上你的鸡巴了,以后有空要多多找我插喔!」说完阿强点点头垮坐阿强肉棒上面,然后阿强不断抽插着。  「阿阿……喔………好棒,阿强的鸡巴真是棒,我的下流小穴针是迷上你的鸡巴了………阿阿……干得我好爽,人家好棒阿……喔……嗯哼………爽死我了阿………阿哈………好棒阿………继续干我,用力干下去………喔喔……嗯哼………里面都啪啪响着………喔………好棒阿………好爽阿………继续干我……就这样子干我……阿」  阿强说:「芳君姐,你真是越来越下流了,相信你老公看到这样的你会很开心的,一个下流的老婆。」  朱芳君说:「你真是坏阿!不过你原本就这样子了。」接着朱芳君手扶在门上,阿强抬高她的大腿,「啪啪!」继续抽插着。  「好爽,你的鸡巴抽插的我好爽阿………继续干我,人家被干的好爽,用力的用鸡巴干我……阿阿………嗯哼……好爽好棒阿………嗯哼………喔……棒死了。,……干下去,朝着我的小穴干下去………我想要更爽阿……阿………阿阿………痛得好爽好棒,鸡巴把我小穴都插的好满………爽死人家了阿」  「喔………棒死了………喔喔………好爽好棒………阿强的鸡巴干的芳君爽爽的,继续干下去………阿……嗯哼………好棒好爽阿………嗯哼……人家寂寞的小穴都被你的鸡巴给占满了,人家爽死了………喔……我真是下流的主播,下贱的老婆………被着老公干这种事情……喔喔…好爽……去了……去了……高潮了」  朱芳君高潮后,穿上裤子就离开厕所,阿强也马上回到公司报告陈总这件事情,一回到公司,也看到陈圆淳和他在互干,陈总马上让她高潮后,阿强把事情告诉陈总,陈总说:「看样子朱检察官短暂时间不会找麻烦了,接着圆淳就请你多报一些我的正面新闻。」陈圆淳说:「我知道。」  陈总的阴谋得逞后,过没几天陈圆淳果然报出了很多有关陈总的正面新闻,总算替自己恢复了一点名声,但他必须要想一下接下来要怎么做才可以对付J先生,正当陈总准备离开公司时,手下甲说:「陈总,这是你前几天盖的棉被,我已经拿去送洗了,今天已经拿回来了。」陈总说:「放着就好。」  手下甲说:「景岚小姐还真有心,你喝醉时还帮你盖棉被,收那些酒瓶。」听到这话陈总心惊了一下问说:「你说景岚,她有来过。」  手下甲说:「恩,我要下班前她有来看过你一次,她要我转告你,她知道你对她好,所以她对你非常愧疚,要我这样根你说。」  陈总知道后,手下就先离开了,陈总暗想:「原来她还是很关心我的,但现在我和J先生可说是势如水火,但我发誓,不管我做了什么事,我绝对不会去伤害到你的,这算是我唯一能给你的承诺。」  说完后陈总也离开了,而朱芳君也先和朱哲群出国去玩,陈圆淳也因为迷上陈总技术,所以想要帮忙他,所以陈总又获得了两个主播的帮忙了,接下来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