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梦】(7.3)【作者:缅怀】
字数:65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淫狱(三)        ——议员夫人联谊会——八月六日星期六  「现在有请最后的模特登场,继娇憨可爱的邻家女孩王荔梅后,即将向我们  展示名流美容院特别美容魅力所在的是二十六岁的新婚人妻、美艳无双的都市白  领冯可依。「随着支持人柔美的声音,舞台下响起一阵鼓掌声。  冯可依站在舞台的踏步处,下意识地拧动着股间,眉宇紧蹙的脸上绷得紧紧的,陷入在极大的不安中。  「可依,该你出场了,不要紧张,放松,放松,就像平时一样。你看王荔梅多自如啊!脸上挂着甜甜的微笑,蛮享受扮演模特的,你向她学学!」花雯芸站在冯可依身后,为她打气加油。  「是……」冯可依垂头答道,注意力全放在黏糊糊的、火热得仿佛要融化了的阴户上。  「上面的嘴巴含完了,再用下面的小嘴含吧!给你的骚穴去去骚味。」从换衣间里出去前,张维纯蹲在冯可依股间,拨开紧身衣的开叉部分,把她的阴户露出来,然后用手指蘸着粘稠的糖液,全部涂在紧凑的阴道里面。  本来冯可依还不明白张维纯为什么要她口含薄荷糖,随着不久后阴户先是清凉,紧接着变得很热,简直像是被滚水灼伤的感觉,这才明白了张维纯的险恶用心。  「去吧,保持微笑!」花雯芸在冯可依背后轻轻一推,目送着她摇摇晃晃地向舞台走去。  每当抬起大腿扯动到阴户,阴户里面就腾起一阵强烈的灼痛感,膝盖不住颤动的冯可依几乎是挪动着登上了最后一阶台阶。聚光灯耀眼的光束追赶着身穿白色紧身衣、脚穿黑色高跟皮靴的冯可依向舞台中央移去。在踏步上时还能看清舞台下密密麻麻的人群,可是身处在高亮度下,台下的观众彻底看不到了,这令冯可依多少感到轻松一些。  由于没有了胸罩的束缚,每当身体移动,两座E罩杯巨乳便摩擦着紧身衣,发出沙沙的声音摇晃着,带给冯可依一阵强烈的羞耻。而站在舞台中央、穿着红色旗袍的女主持人热情地鼓掌,欢迎她登场,使得冯可依只好任狂炽的羞耻心苛责着她,挤出带有苦涩的微笑,加快脚步走过去。  「你好,我是林冰莹,是今晚的主持人,也是名流美容院高级综合全身美容的形象代言人兼执行总监,可依,很高兴认识你。」颇有亲和力的林冰莹微笑着看向冯可依,拿起话筒介绍着自己,  她叫林冰莹,好漂亮啊……阴户一抖一抖地收缩着,升起一阵仿佛针扎似的痛,冯可依更加羞耻了,意识开始变得朦胧,下意识地觉得在镁光灯照耀下的林冰莹就像艳光四射的明星。  咦!怎么这么眼熟……其实在短暂的排练时,冯可依就遇到过林冰莹,还说了几句话,可是那时林冰莹带着遮掩面部的大口罩和鸭舌帽,冯可依一点也没有似曾相识的感觉。现在,林冰莹化着艳妆,亮丽的头发高高地盘在头顶,看起来妖娆性感,冯可依这才觉得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她。  在哪见过呢……冯可依一边苦思冥想,搜索脑中的记忆,一边按照排练时背好的内容回答着林冰莹的提问。随着时间的流走,冯可依忽然发现自己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起变得又尖又哑了,喘息也急促了起来。  好热啊……额头上开始渗出点点汗珠,虽说镁光灯照射在身上会感觉到热,但冯可依知道另有原因。阴户被薄荷糖液刺激得火辣辣的,汹涌的爱液就像泉涌一样止也止不住地溢出来,肉洞里面酥痒痛胀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越来越难以忍受了,冯可依几乎是使出所有的力气,才能勉强维持安静站立的姿势,而不是坐立不安地扭来扭去,在舞台上出丑。  欲泄未泄的临界状态一直持续着,冯可依紧紧闭上了嘴,变得惜字如金,只有必须回答的问题才简短地说上几句,生怕会不小心地呻吟出来。幸好这时舞台上的大屏幕开始播放起她接受美容时的影像,提问暂停了,冯可依这才松了一口气,得以拿出全副精力对抗着如浪涛般不断袭来的快感,拼命地忍耐着,意识不知不觉地变得模糊了起来。  不大一会儿,影像播放完了,林冰莹拿起话筒,继续采访冯可依。脑子里想的尽是早点回到家里、好尽情地自慰一次的冯可依几乎是靠本能回答着问题,感觉林冰莹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空远。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等到冯可依恢复了一丝清明的时候,她发现所有的模特开始走上台来,联谊会前的宣传活动已经进入尾声了。  「由于时间的关系,这次访谈就进行到这里,做为结束语,我诚挚地感谢社会党主席夫人——尊贵的乔夫人,是您给了我们名流美容院一个展示自我的机会,我们名流美容院有着享誉全国的声誉和技术,我想我们不会令诸位夫人失望的,以冯可依为首的模特就是活生生的例子,特别美容中心一定会使大家焕发出最靓丽的风采。」  「大家的肚子想必都咕咕叫了吧!我冒昧地代乔夫人宣布立餐酒会现在正式开始,请大家尽情享受名流美容院提供的美食美酒,我们的模特也将走下台来,和诸位夫人一起用餐,虽然有些不敬,但近距离地赏鉴由特别美容中心精炼出来的美颜靓肤,我想会更加直观一些,这也算是名流美容院的一个不情之请,请诸位高贵的夫人谅解。」  向着台下的贵妇人们,林冰莹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优雅地直起腰。  随着林冰莹的致辞落地,舞台下的议员夫人和她们的生活秘书们纷纷从座位上站起来,相互间谈笑风生地向礼堂中央摆放着各式菜肴和美酒的长条桌子处走去。同时,舞台上站成一排的模特们在林冰莹的带领下,顺着踏步走下舞台,向贵妇人们就坐的各个圆桌分散而去。  真讨厌,吃完饭才能离开啊!不过好在挺过来了,刚才差一点就出丑了……  冯可依刚走下舞台,便被花雯芸牵着手,向最中间的圆桌走去。阴户上火辣辣的灼痛感减弱了一些,不是那么令人发狂了,至少在能够忍耐的程度,冯可依庆幸地舒了一口气,同时非常后怕,不敢想像要是在林冰莹的采访中当众泄了身子,会引起怎样的骚乱。  冯可依被花雯芸安排坐在乔夫人的身旁。当乔夫人领着一群贵妇人和端着各式菜肴的生活秘书们回到圆桌上时,冯可依发现有好几张面孔都在电视上见过,乔夫人不用说了,曝光率非常高,经常做一些公益活动,社会党是第一在野党,据说明年有很大的几率重返权利的巅峰,到那时,乔夫人将是新的国母。  「你是可依吧!模样真俊!刚才你在舞台上,看得不是很清楚,现在这么细细一瞧,你的皮肤真嫩啊!就像牛奶做的一样。」乔夫人是个体态娇小、有些微胖的中年女性,虽然芳华不在,但风韵犹存,正细细打量冯可依的眼睛里越来越亮,发出由衷的感叹声。  被乔夫人近距离地盯着看,虽说大家都是女人,但底子里高傲的冯可依还是非常羞耻,有种被当成商品的屈辱感,身体变得像火一般热。而且,令冯可依大感不妙的是,也许是羞耻心狂炽的缘故,阴道里针扎一般的灼痛感又回来了,腾起的快感比压下前还要强烈,大量的爱液令她恐惧那样汹涌地溢了出来,连大腿内侧都升起一阵湿漉漉的感觉。  不仅乔夫人在看冯可依,她的拥趸们也仔细打量着冯可依,其中有一名血盆大口的肥胖夫人最是不堪,一边毫无形象地往嘴里扔食物,发出令人不舒服的咀嚼声,一边用像是捕获到猎物的亢奋眼神,来来回回地瞅着冯可依的脸颊和裸露在紧身衣外的颈部和乳房,在羡慕和嫉恨中不断转换着。  也许是特权阶层的原因,乔夫人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妥,首先摸起冯可依来,感受着如丝绸般滑顺、像婴儿一样娇嫩的肌肤。见乔夫人动手了,拥趸们也纷纷伸出手,抚摸着冯可依的手臂、肩膀、脖颈……  穿着暴露的紧身衣的身体介于半裸和全裸之间,不仅被肆无忌惮地观看,还要忍受她们一点也不尊重人的抚摸,冯可依咬紧牙关,压抑着拂袖而去的冲动,苦苦忍耐贵妇人们的骚扰,心里又是羞耻又是耻辱。可是,没过多久,身体里忽然腾起美妙得无法形容的快感,紧蹙的眉宇慢慢地舒展了开来,脸颊依然潮红,眸中蒙上一层迷乱的雾霭,冯可依不知不觉地被刺激的受虐快感左右了心神。  乔夫人有些诧异地看着起了淫荡的反应的冯可依,随后嫣然一笑,似乎弄清楚了她是一个怎样的女人,便无所顾忌地搂着冯可依的腰,另一只手开始向她身上敏感的部位探去。光滑的大腿,浑圆的臀部,软绵绵的乳房,乔夫人都细细地摸了一遍,把冯可依搓揉得连连发出火热的呻吟,哼出仿佛小猫那样的呢喃声。  冯可依不住扭动着腰肢,面目含春的眼眸羞答答地瞧着地位尊贵的乔夫人,紧紧捂住股间的手仿佛拉锯一样,一被乔夫人拨开,就马上放回去,重新护住被爱液濡湿得宛如透明的一样、能清楚地看见里面的阴户的紧身衣开叉部分,如此反复个不停。  乔夫人很有耐心,不恼也不急,似乎很喜欢调戏冯可依的过程,其他在冯可依身上乱摸的贵妇人们都很有默契地收回手,笑嘻嘻地看乔夫人一个人玩弄冯可依。同桌的几名男性生活秘书则没那么淡定了,纷纷兴奋地喘着粗气,用色迷迷的眼神盯着一副意乱情迷的淫荡模样、被虐辱的快感左右而愈显性感动人的冯可依。  啊啊……怎么突然热起来了,好热啊!我好难受……立餐酒会的时间定为两个小时,就在酒会进行到小一半的时候,冯可依辛苦地在心中呻吟着,双膝筛糖般颤抖起来,阴道里突然腾起一阵强烈的灼痛感,就像有一团火在里面燃烧。  为什么会这样,薄荷糖不会那么刺激,部长到底在我下面塞了什么……眉宇痛苦地蹙在一起,脸颊歪斜地扭曲着,冯可依一边发出急促的喘息,忍耐着越来越强的灼痛感,一边认定涂抹在阴道里的薄荷糖液有问题。  的确如她猜想的那样,张维纯背着冯可依把薄荷糖液一分为二,在一半糖液中加入了能够强烈地刺激阴户、提高中枢神经兴奋度的冰片,然后装进特制的缓慢融解的胶囊,和另外一半没有加料的薄荷糖液一起塞进了冯可依的蜜穴里。之前冯可依承受的其实是一半薄荷糖液的刺激,现在过了一个多小时,掺入冰片的胶囊融解了,不亚于酸液的混合溶液流入到阴户,真正严苛的折磨才刚刚开始。  啊啊……啊啊……我受不了了,不行了,啊啊……啊啊……好热啊!太刺激了,我要当众出丑了……在这种完全不是靠意志就能忍耐住的强烈刺激下,阴户不受控制地地痉挛着,剧烈地收缩着,脸颊一下子变得绯红如血,脑袋重重地向后仰去,露出修长微红的颈部,迷蒙而惊慌的眼眸无助地看着天花板,冯可依感到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无比猛烈的高潮正快速地向她袭来。  冯可依再也无暇顾及乔夫人的骚扰了,而乔夫人趁机拨开她的紧身衣开叉,把手放在不住颤动、火热濡湿的阴户上,细细地抚摸,感受着如婴儿般娇嫩滑润的肌肤。  在混合糖液的刺激下,加上乔夫人似乎没见过全部从包皮里剥离出去的大号阴蒂,好奇地用指尖摩挲不停,顿时,冯可依像打寒战那样抖动着身体,猛地向前一挺胸部,剧烈起伏的E罩杯乳峰一下子弹开了紧身衣,就像两个硕大的圆球一样暴露在目瞪口呆的贵妇人和生活秘书们面前。  好羞耻啊!竟然全露出去了,啊啊……啊啊……我泄了,啊啊……浓郁得透不过气来的羞耻重重地压在冯可依身上,与此同时,蜜穴突突地收缩几下,猛然向外一张,一股股湍急的爱液狂喷而出。  「啊啊……啊啊……」一片空白的脑中意识越来越薄弱,越来越飘远,冯可依本能地哼出一声腻柔绵软的呻吟,随后,眼前一黑,无力的身子向下栽去,翻滚了一下,躺在柔软的长毛地毯上。  乔夫人吓了一跳,猛地站了起来,其余的贵夫人失去了一贯的贵族风范,吵吵嚷嚷地围绕在冯可依身旁,有的嬉笑,有的指点,均拿嘲笑的眼光望着乳房完全暴露在外面、阴户被濡湿的紧身衣开叉蒙着,清晰地从透明的极薄布料中凸显出来的冯可依,生活秘书们则一个个干咽着唾沫,兴奋地看着比全裸还要富有诱惑力半露胴体,盯着嫣红的乳头,和一抖一抖还在分泌爱液的无毛阴户。  不知道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下的反应,冯可依把手放在股间,按着阴户,微弱地扭动着身体,似乎汹涌溢出的爱液也未能冲刷干净极具刺激性的冰片混合糖液,蜜穴里依然灼痛无比。  「可依,你怎么了?」花雯芸急匆匆地跑过来,挤过围成一圈的贵夫人,蹲在冯可依身旁,在她耳边大声叫道。  「可能是太紧张了,真是抱歉,惊扰到大家了,我带她去休息室。」见冯可依只是虚弱地「嗯」了一声,之后便没什么反应了,花雯芸向乔夫人行了一礼,便扶起衣不遮体的冯可依,跌跌撞撞地向休息室走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冯可依慢慢地睁开眼睛,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发现自己还在汉州大酒店的休息室里。  「你醒了,联谊会已经结束了,乔夫人对你赞不绝口呢!说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美貌又这么敏感的女人。」  顺着声音望过去,映入眼帘的是张维纯那张猥琐的脸,冯可依在心里悲戚地叹了口气,正待要爬起来,忽然发现手动不了了,拿眼光向身上一瞄,那件暴露的紧身衣已经离开了身体,身上一丝不挂,手腕上戴着一副皮手铐。  「啊啊……啊啊……」因为刚苏醒,脑中还是迷迷糊糊的,感知有些迟钝,冯可依这才发现自己的阴户里陷没着一根手指。  张维纯时快时慢地律动食指,用粗大的指关节摩擦娇嫩的腔壁,搅击着里面滑腻腻的爱液,面带淫笑地倾听着下流的「咕叽咕叽」声。  火热紧凑的蜜穴紧紧缠绕着张维纯的手指,仿佛像上面的嘴巴一样「丝丝」  吸着凉气,忍耐着重新升起的灼痛感。不过,这次的灼痛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伴随着阵阵酥痒难耐的感觉,每当手指粗暴地捅到阴户深处,宛如得到了搔痒似的,冯可依感到一阵无法形容的舒愉快乐,蜜穴下意识地缩紧着。  「哦……哦……真紧啊!不要那么贪婪的吸好不好!手指都要被你夹断了,可依,你现在的反应可比以前强烈很多啊!哈哈……」张维纯发出一阵大笑,讥讽地看向在他手指下嘤嘤娇喘的冯可依。  自己淫荡的反应被毫不留情地指摘出来,冯可依感到一种莫大的羞耻,顿时从迷乱中清醒过来。脸像火在烧一样火辣辣的烫,感知恢复敏锐的冯可依发出一串急促的娇喘,不仅意识到阴户里插着张维纯的手指,肛门中也胀胀的,充斥着被什么又粗又大的东西填满的感觉。  「呦!你们两个还是那么要好啊!又在一起玩上了,一个是有老婆、有孩子的顶头上司,一个是有老公的人妻,好不知羞啊!咯咯……张部长,暂停一会儿吧!可依,辛苦你了,多亏了你,联谊会的宣传活动大获成功,你那桌的贵夫人们都要入会呢!尤其是乔夫人对你念念不忘,想单独约你出去喝咖啡呢!」  花雯芸一进来便径直向冯可依走去,一边揶揄着,一边温柔地抚摸着冯可依汗津津的头发。  「我也告诉她了,乔夫人对她很感兴趣,也许,社会党主席家缺少一个会说人话的母狗呢!哈哈……」张维纯拔出手指,不放过任何羞辱冯可依的机会。  花雯芸白了张维纯一眼,怪他多嘴,随后,把一件宽大的男士黑色风衣盖在冯可依身上,柔声说道:「可依,为了表示感谢,特意为你办了一个犒劳会,穿上它,这就出发吧!」  「犒劳会……我们去哪里?是月光俱乐部吗?」冯可依不安地问道,但花雯芸只是微笑,并不回答。  「就这一件吗?」冯可依看着宽大的风衣,脑中不禁想象着自己里面是真空的、外面仅是一件男士风衣的下流样子。  「当然喽!如果不喜欢,你可以什么都不穿。」花雯芸「哗」的一声扯过风衣。  「不要,我……我穿。」冯可依紧紧地抓着重新盖在她身上的风衣,担忧地问道:「花院长,犒劳会……嗯……是只有我参加,还是其他的模特也去?」  「咯咯……会去几个,只有像你这样的暴露狂、M女才有资格参加。一会儿有专车来接,直接送到犒劳会现场,你就别担心了,披件风衣足够了。」瞧着冯可依担心有加的样子,花雯芸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花院长,饶了我吧!我不想去,今天,我太累了。」想到犒劳会不用说又是一场对自己的凌辱大会,冯可依心有余悸地摇摇头,恳求着。  「可依,今天你这么卖力,都昏过去了,为我们特别美容中心招揽了很多会员,我怎么能不好好犒劳下你呢!瞧你湿成这个样子,一直忍耐着多难受啊!别害羞了,跟我去放松一下吧!」花雯芸把手放在冯可依的阴户上,纤细修长的手指滑进了湿漉漉的肉缝。  「啊啊……啊啊……」也许是女人最了解女人,花雯芸的手指只在入口伸缩蠕动几下,冯可依便马上被挑逗起来,不住开启嘴巴,发出淫荡的呻吟声。  「可依,你还不知道吧!崇拜你的王荔梅在你昏迷的时候已经先过去了,现在应该在焦急地等你呢!」  什么!荔梅她……难道她也被胁迫了……花雯芸的话不异于抛出一个重磅炸弹,在冯可依心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如果花院长说的都是真的,那么不仅我穿着那么下流的紧身衣,荔梅也是如此,可是为什么花院长说荔梅非常自如,脸上挂着甜甜的微笑,蛮享受扮演模特呢!难道她跟我一样,也是一个有着特殊性趣的女人……冯可依无法置信地连连摇头,眼眸中又是痛苦又是惊悚,感到一阵突如其来的恐惧。×××××××××××××××××××××××××××××××××××  一亮黑色的奔驰轿车驶出汉州大酒店的地下停车场,在霓虹闪烁的夜色下,向远处的黑暗中飞驰着。冯可依被张维纯和花雯芸夹在中间,坐在宽敞的后排座上,出发前披着的男士黑色风衣一上车便被张维纯扯掉了,暴露出性感火辣的裸体。  「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冯可依发出声声像小猫一样媚柔的呻吟,火热的身体被张维纯搓揉得愈加燥热,淫荡的爱液不间断地从还残留着一丝灼痛感的阴户里流出来,染湿了真皮座椅。  「可依,我们去的是比月光俱乐部还要森严的超VIP会员制俱乐部,出于保密,必须给你戴上眼罩了。在月光俱乐部时,你总是放不开,扮演现实世界里不存在的莉莎和梦,隔靴搔痒地释放暴露身体的需求。这样可不行,在这个严选会员的新俱乐部里,你不要有任何顾虑,把心打开,释放出真正的不加掩饰的自己,用你真实的身份,本来的面貌,来暴露自己,享受被人淫辱的快感吧!」  随着花雯芸的劝说,张维纯给冯可依戴上眼罩,让她陷入到黑暗中,然后,把她的双手拧到背后,用手铐铐上。  用我真实的身份,本来的面貌……啊啊……太恐怖了,我做不到……冯可依正要拒绝,忽然,敏感的乳头被花雯芸含在嘴里,用一排细碎的牙齿轻轻咬着,顿时,一股直冲脑际的快感升了起来,婉拒的话变成了一串满足的呻吟声,飘出了嘴外。  张维纯粗暴地玩弄着她的阴户,粗壮的手指带出一溜溜爱液,花雯芸用口舌温柔地爱抚着她的乳头,给她同性间性爱曼妙愉悦的感受,在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快感刺激下,冯可依很快便陷入了迷乱中,眯着朦胧的眼眸,神弛魂销,淫心荡漾。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如风般飞驰的奔驰车慢慢减速,驶进了一个宏伟建筑物的地下停车场里。  张维纯打开车门,攥住冯可依的手腕,一把把她拉出去。  「呀啊……不要那么粗暴啊!风衣还没穿呢!」冯可依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感受到夜晚的冷风,这才意识到身上一丝不挂,连忙开口说道。  「不用那么麻烦了,反正一会儿还要脱,咯咯……」花雯芸在冯可依耳旁笑道。  「不要啊……至少给我穿点什么,好羞耻啊!」眼睛上蒙着眼罩,周围一片黑暗,冯可依感觉自己好像在无边的地狱里,恐惧得瑟瑟发抖。晚风吹在赤裸的身上,冰凉的寒意非但没有拂去身体的燥热,羞耻之火更加狂烈了,冯可依情不自禁地蹲在了地上,一只手遮掩着乳房,一只手捂在湿漉漉的阴户上。  「给我站起来!现在正好没人,再不进去的话,一旦有人来了,我看你怎么办!」张维纯愤怒地低喝一声,用力揪着冯可依的乳头,把她提起来,还不解恨地在她浑圆的臀部上打了几巴掌。  「啊啊……好痛啊!别打了,啊啊……」痛得流出泪水的冯可依不敢再反抗了,被张维纯紧紧搂着腰肢,跌跌撞撞地向前走去。  我真的要暴露真实的在身份、本来的面貌任人玩弄吗!我不想这样啊!怎么办,怎么办啊……冯可依一边焦急地想着,一边听到张维纯急步行走发出的「嗵嗵」的脚步声,还有紧跟在后面的花雯芸「咯噔咯噔」的高跟鞋踏落在地面上的声音。脚步声是那么急骤,又是那么毛骨悚然,冯可依感觉狂跳的心脏仿佛要跳出胸腔似的,说不出的紧张和惊惧。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