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大主宰之洛神失身】(下)作者:139014234
字数:7669              ——分割线——  迷迷糊糊之中,洛漓看到了坐在桌边的一道白色身影,这是洛漓在失去意识, 內心欲望防線崩塌之前所碰到的最後一个人,即將是她的第一個男人,究竟是她 所希望的牧塵么?   当然不是,话说自洛漓走后,牧塵便独自開始修煉,只是交代别人传话给周 翎和葉輕靈,讓他們二人做主操辦創立洛神會的具體事宜,當入夜時,葉輕靈便 早早地離開了會議室回去休息,只留下周翎一人獨自在會議室琢磨社團事宜。   葉輕靈這個鬼精靈,居然早早走掉把這麼大的任務交給自己,牧塵哥和洛漓 姐也當起甩手掌櫃根本不插手這些事情,卻全把擔子撩給自己,還有這麼多事情 沒辦完,看來今晚是要熬夜加班了,明天還要拿給洛漓姐過目呢,可不能讓洛漓 姐不滿意。   每每想到洛漓,周翎內心都會莫名其妙的激動,然後陷入深深的自責當中, 自己可是牧塵哥救得,居然對牧哥的女人起了歪心思,更何況如果沒有牧哥,自 己怎麼會有機會能近距離接觸高高在上的洛神呢 .還在幻想著的周翎,突然發現 門倏地被一陣強風吹開,然後又「砰」地自動合上。   「怎麼了?難道有小偷?」周翎被突然間的開門關門嚇到了,有點反應不過 來,遲疑了一會,還是決定一探究竟,於是他謹慎的向門口走去,轉過桌角,猛 然發現一位妙齡女子渾身只著一件透明紗裙躺在地上,露出半截光滑的大腿,透 過白色的紗裙,酮體就這麼暴露在周翎眼前,周翎不禁咽了口口水,可是依然不 敢有過分的動作,只是彎下腰拍了下女子的肩膀,試圖喚醒她道:「姑娘,姑娘……」   沒有回應。   周翎扳過女子的身子,撩起頭髮,看清了女子的正臉,不禁呆住了:這不是 洛漓姐嗎?怎麼這幅模樣?   內心雖然有千萬個疑問,可此時最重要的事是救洛漓,可自己只是神魄境初 期的實力,看來是要請牧哥了,畢竟躺著這裡的是他的女人,正待周翎想去通知 牧塵的時候,一支皓白玉腕抓住了周翎的手。   周翎低頭看去,只見洛漓已經醒來,只不過雙眼迷離,宛若桃花,雙腮佈滿 紅暈,頭髮散亂著顯得更為性感,酥胸半露,滿是渴望的看著周翎,嬌聲道: 「給我,我要……我要男人……」   啊……周翎還沒反應過來,自己就被洛漓撲到,一陣淡淡的體香撲鼻而來, 一轉眼,自己已經被洛漓壓在身下,洛漓雙手在周翎的身上亂扒,瞬間解開了他 的腰帶。   「洛漓姐……你怎麼了啊……」一向膽小謹慎的周翎突遭此情況嚇得不知所 錯,慌張的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洛漓,幾秒鐘的接觸自己的陽根就抬起了頭,抵 在洛漓的翹臀上。   「我要……我要雞巴……快給我啊!」此刻洛漓的內心是完全崩潰的,淫蠱 此時已經發揮作用,隨著靈力運轉進入洛漓的大脑,操縱了她的身體,使得她想 拼命填滿慾望的溝壑,想立刻被男人大雞巴插入,可偏偏自己僅存著的一份意識 在於淫蠱作戰,無法分身进入自己的大脑,所以無法佔據被淫慾控制的軀體,只 能在灵海內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荒淫舉動,。   「不,不要啊……牧哥會殺了我的……」難得周翎還能想到牧塵,可他的雙 手卻欺騙了他自己,他粗糙的手掌直接摸上洛漓的嬌胸,一握,竟然不能完全包 裹,那就開始按壓,一對娇乳在周翎粗糙厚实的手掌上变换着形状,隔著層薄薄 的紗裙,胸口上傳來男人的燥熱,一下子把洛漓的淫慾徹底點燃。   「嗯……啊啊……要我……」洛漓一遍又一遍似瘋的說著,一揮手,身上僅 存的紗裙消失的無影無蹤,美肉直接暴露在周翎面前,一對嬌乳如同大白兔一般 跳了出來,鮮紅的乳頭點綴在上面繪成人間最美妙的乳房,平坦的小腹下竟然沒 有一絲毛髮,想不到這洛漓竟是白虎之身。   周翎此刻也被欲火沖昏頭腦,顧不得身上的美人兒是比自己遠超出一個境界 的洛王,也顧不得牧哥如果知道后的怒火,毕竟自己也算是被强迫的,牡丹花下 死,做鬼也风流,能和高高在上的洛王操上一番死也值了。   一陣摸索之後,洛漓解開了周翎的衣帶,一根佈滿青筋散發的灼熱氣息的陽 根被釋放出來,倆個未經人事的少男少女終於坦誠相見。   洛漓被彈出來的肉棒嚇了一跳,火熱的散發着热气扑面而来。一雙玉手直接 握住火熱的肉棒,憐惜的愛撫著,洛漓雙眼如桃花,迷離的看著對自己昂首示威 的巨大肉棒,此刻如同小媳妇一般嬌羞輕道:「壞傢伙,這麼大了。」   周翎决不会知道此刻的洛漓俨然已被淫蛊操縱軀體,洛漓的一言一行,以及 身體反應尽皆是淫蛊做乱,而只有交合才能抚平淫蛊的欲望,使得淫蛊暂时褪去。   「啊啊……洛漓姐,你……」周翎也猜到洛漓肯定是中了淫邪之術或走火入 魔才淫性大发便宜了自己,此刻自己已经将大肉棒顶在洛漓的股瓣上,不得不发, 生怕洛漓突然回復常態,看到此情此景肯定殺了自己,顫聲道。   「別說話,吻我……」洛漓依然坐在周翎身上,肌膚相接的快感給了莫大的 刺激,洛漓閉上眼俯身吻向周翎,周翎則痴痴的盯著自己眼前的嘴唇,大嘴就亲 上去了……  「嗚嗚……嘖嘖……嗯额……」   粉嫩的嘴唇主動親上周翎,香舌如同靈活的小蛇一般鑽進周翎的嘴巴,纏上 周翎粗糙的舌頭,口水順著倆人接吻的嘴巴流下來,沾的洛漓嬌小的下巴上盡是 口水粘液。   舌吻了一陣后,倆人都開始覺得呼吸不過來,「鬆開交織的舌頭. 洛漓捂住 胸口,拍打了一下周翎,輕聲喘息道:」要死啊,我快喘不過氣了。「   「洛漓姐,我……我……牧哥他……」   周翎結結巴巴的還想要說什麼. 「怎麼?你不喜歡我麼?」洛漓柳眉一翹, 撅起嘴角道。   周翎呆呆的點了點頭,洛漓看到他的傻樣不禁一笑,一隻手拿起周翎的手牽 引著將其引導到自己早已濕漉漉的股溝處,嬌羞地道:「你摸摸,我這裡都濕透 了呢……來……操我……」說完最後倆個字,洛漓嬌羞的低下頭,一翻身從周翎 身上下來,平躺著地上,主動一手掰著一條潔白的大腿,露出含苞待放的小穴, 一吸一合的倆塊粉色陰唇似乎要把周翎的目光吸進去一般。   「額……好……洛漓姐」周翎頓時傻住了,只是憑藉著性的本能爬到洛漓身 上,講腰塞進倆腿之間,周翎扶住自己的二十多寸的肉棒,輕輕的在小穴周圍摩 擦著,碩大的龜頭一點一點地每次只是輕輕觸碰一下陰唇就很快的離開,惹得洛 漓一陣心癢,恨不得立刻吞吐了顆肉棒。   「快……快進來,別玩我了……」洛漓內心如同千萬只螞蟻在咬一般難受, 終於說出口來。   好像要的就是這句話一樣,周翎對準穴口,輕輕的捅了捅,肥大柔美的陰唇 如倆片蚌肉一樣逐漸包住進來的龜頭. 與此同時,洛漓頭向後一仰,輕張小嘴, 呻吟出聲:「啊!好舒服啊……」   周翎越插越深,只覺得緊密異常,雖然有大量的淫液潤滑,可依舊不容易插 入。尤其是陰道內層層疊疊的肉膜,緊緊的纏繞在肉棒頂端,更加添了進入的困 難度,但卻又憑添無盡的舒爽快感。   摩費了好一番功夫,好不容易才將陽具插入了一半,肉棒前端卻遇到了阻礙, 將肉棒微往後一退,然後一聲悶哼,將胯下肉棒猛然往前一頂,可是那層阻礙卻 沒有如想像中一般應聲而破,洛漓藝的處女象徵依舊頑強的守衛著桃源聖境,不 讓周翎稍越雷池一步。   周翎心裡一惊,暗想道:難道,洛漓姐还是處女?还没有跟牧哥行房么?想 到这里作势就要停下,问个仔細。   还没待周翎停止胯下的抽插,洛漓突然一抬头,雙眼水灵灵的注视着周翎, 满是浓浓爱意,香舌一舔嘴唇,娇声道:「怎么?我的第一次可是等着你哦,快 来占有我吧,咯咯咯……」   然而這毕竟只是淫蛊在说话而已,真正的洛漓此刻唯一的意識被挤压在灵海 一角不得动弹,眼睜睜看著周翎的巨大肉棒进入自己的處女小穴不說,自己竟然 还說出那种不知羞耻的话,不知给周翎留下什么印象,还有牧塵,自己又该如何 去面对他。   思索見淫蠱此時好像突然撤去一般主動退出了身體的操縱,可卻帶走了洛漓 的滿身靈力,使得此刻的洛漓只如同一弱女子一般。   灵海內,正在一角的洛漓神識突然聽到一陣淫性猥瑣的声音:「嘿嘿嘿,前 奏我已经为你铺好,接下來你就可以安然的享受自己的第一個男人了,嘿嘿嘿… …嘿嘿嘿。」   洛漓神識一聽,试探着想冲击回自己的脑海,果然淫蛊已经撤出,只是周翎 正壓在自己身上,胯下秘洞內被一根火辣辣的肉棒緊緊塞住,傳來一陣陣火辣辣 的激痛,連忙叫道:「你在干什麼,痛……痛……快放開我!」說完,想要凝聚 靈力擊飛趴在自己身上的周翎,可發現自己根本不能從氣海內調動一絲靈力。   洛漓暗道不妙:難道自己真要失身與周翎麼?為什麼眼前的人不是牧塵,牧 塵不是說要來找周翎談社團之事麼,為什麼牧塵不在這裡,自己不能對不起牧塵, 對,不能對不起牧塵. 想到這裡,洛漓急忙扭動嬌軀,想要推開周翎壓在自己身 上的身體. 一時沒料到洛漓會在這個時候恢復神智,周翎也是十分尷尬,如果此 時放開洛漓,洛漓一旦回復實力勢必會殺了自己,就算看在牧哥的情意上也不會 允許繞過自己也不會允許自己在北蒼靈院繼續待著,如果繼續下去,操了眼前的 美人兒,就算死也值得。   周翎在猝不及防的情況下,隨著洛漓的極力掙扎,胯下肉棒脫離了洛漓的秘 洞,眼看洛漓仍不停的掙扎著,周翎急忙將雙手抓住洛漓的雙腿架上自己的肩上, 隨即往前一壓,讓洛漓的下體整個上抬,然後緊緊的抓住她的腰側,頓時叫洛漓 的下半身再也難以動彈,胯下肉棒再度對准目標,開始緩緩的下沉。   雖然極力的掙扎反抗,可是渾身無力,內心還殘存著淫蠱的靈力影響的洛漓, 又那裡是周翎的對手,眼看如今全身在周翎的壓制下絲毫動彈不得,胯下秘洞一 根熱氣騰騰的堅硬肉棒正逐寸深入,洛漓此刻也如同凡世女儿一般,急得洛漓雙 眼淚水不住的流出,口中不停的哭叫著:「不要……不要……求求你……嗚……求求你……周翎……放開我」雙手不停的推拒著周翎。   由於想到自己能不能繼續待在北蒼靈院就看自己接下來的舉動了,因此盡管 洛漓哭得有如梨花帶雨般令人愛憐,周翎仍然絲毫不為所動的緩步前進,終于由 肉棒前端再度傳來一陣阻擋,周翎毫不停頓的持續對洛漓小穴內慢慢的施加壓力, 由下身不停的傳來陣陣叫人難以忍受的劇痛,痛得洛漓全身冷汗直冒,震驚灵路 的洛王竟然在一个小小神魄境男人的身下痛苦求饶,是谁都想不到的事情。   隨著肉棒的不住前進,洛漓的白虎小穴內的薄膜不住的延伸,雖然它仍頑強 的守衛著那屬於牧塵的桃源聖地,可是也已經是強弩之末,眼看再也撐不了多久 了,此刻的洛漓早已停止哭泣,先前的泪水濕漉漉的挂在脸上。此刻的洛漓早已 镇定下來,洛漓心想,自己被鹤妖算计這一招还是怪自己不夠小心,如果自己没 有逃回來,恐怕身上的男人就是鹤妖那個无耻之徒了,而周翎,只是被淫蛊,被 自己魅惑到了,如果自己想办法帮他泄了火,不就好了么?   想到这里,洛漓就要对周翎說什么,柔弱无力的手臂攀上周翎的臂膀,张口 道:「周翎……嗯……你先停下……好吗?」   「停下?怎么可能,到了嘴边的肥肉岂有不吃之理」周翎也不待洛漓說完, 一把讲洛漓翻过身来,跪着地上,雪白誘人的屁股高高的撅起,讲洛漓的脸按在 地上,放佛特意不想看到一樣,周翎也是生怕自己再看到洛漓姐的可怜模樣而不 舍,可一旦不舍遭殃的就是自己。   周翎扶着自己壮硕的肉棒慢慢挤进股沟之間,没入了俩片粉嫩的陰唇之間.彷佛聽到一陣撕裂聲,一股撕裂般的劇痛有如錐心刺骨般猛烈襲來,洛漓小穴之 內的防衛終告棄守,伴隨洛漓的一聲慘叫,周翎的肉棒猛然一沉到底,只覺一層 層溫暖的嫩肉緊緊的包圍住肉棒,帶給周翎一股難以言喻的舒適快感。   與此同時,身下的洛漓也终于放弃了最後一絲希望,終於,自己的身体被别 人占有了而周翎自顾自地將肉棒深埋在洛漓的秘洞之內,靜靜的體會那股緊湊的 快感,想到自己一個區區神魄境居然能成為貴為新生第一人的洛王的第一個男人, 不禁有些得意起來。於是將肉棒緊抵著洛漓的花心,在洛漓的掙扎扭動之下,周 翎只覺纏繞在胯下肉棒的陰道嫩肉不住的收縮夾緊,穴心深處更是緊緊的包住肉 棒前端,有如在吸吮一般,真有說不出的舒服,不由的笑道:「洛漓姐,不怪我, 是你先勾引我的……不過你的處女小穴還真是緊啊……啊……夾死我了」「   聽到周翎的调笑,刚想说什么,就觉得花心一陣酥麻,如万蚁噬咬一般,迫 切的希望有东西能抚痒,勾起陣陣的內心欲望。   周翎說完將肉棒頂住穴心嫩肉,就是一陣磨轉,兩手更在高聳堅實的玉峰上 不停的搓揉,陣陣趐麻的充實快感,令洛漓不由自主的嗯了一聲,整個人再度癱 軟,那裡還能夠抵抗半分,可是內心卻是感到羞慚萬分,想到自己可是高高在上, 冰清玉潔的洛王,貴為東方神族的下一任繼承人,就連牧塵與自己也僅僅有過嘴 唇的接觸,誰知今日竟然失身在這樣一個牧塵的兄弟手上,自己以後還有什麼臉 面去面對自己深愛的牧塵,一串晶瑩的淚珠悄然涌出,更顯得楚楚可憐,哪還有 平日高貴的樣子。   看到洛漓這副令人憐惜的模樣,更令周翎心中欲火高漲,低頭吻去洛漓眼角 的淚水,在她耳邊輕聲細語的說:「洛漓姐,別哭了,剛剛不是很好嗎?我一定 會讓你舒服的。」說完一口含住香扇玉墜般的耳垂,一陣輕輕啜咬,胯下肉棒更 是不停的磨轉,雙手手指緊捏住玉峰蓓蕾,在那不緊不慢的玩弄著。   初经人事的洛漓哪受得了这般玩弄,周翎的每大手在洛漓的娇躯上慢慢的滑 动着,每一次大手撫摸到洛漓的敏感点時都引得洛漓娇躯一颤,推动着洛漓的情 欲。   雖說在剛剛那陣破瓜激痛的刺激之下找回了理智,可是畢竟淫毒仍未離體, 再經周翎這般的挑逗愛撫,那股趐酸麻癢的搔癢感再度悄然爬上心頭,雖然極力 的抵抗,還是起不了多少作用,在周翎的逗弄下,只見洛漓粉臉上再度浮上一層 紅雲,鼻息也漸漸濃濁,喉嚨陣陣搔癢,一股想哼叫的欲望涌上心頭,雖然洛漓 緊咬牙關,極力抗拒,可是任誰都看得出來,再也忍不了多久了。   周翎又是一阵急速的抽插,如打桩机一般每一都深深地插到花心深處,惹得 洛漓一阵急促的呻吟声。   「嗯嗯……啊啊啊……不要啊啊……轻点,受不了了……嗚嗚……」   「你个混蛋……啊啊啊啊……慢点啊啊……」   「嘿嘿,慢的话豈不是显得我没本事了,我当然要好好侍奉洛漓姐,让洛漓 姐感到舒服啊!嘿嘿,是不是?」周翎丝毫不放慢抽插的速度,反而抬高了洛漓 的翘臀,使得肉棒能插入的更深一些,周翎的肉棒本就粗长無比,这一下连根部 都全部没入蜜穴裡面,每一次抽出来都带着粉红的嫩肉翻卷出來,漸漸的洛漓的 心裡防线被软化下來,无疑周翎肉棒上沾的白色异物就是洛漓小穴分泌的阴精。   看著洛漓強忍的模樣,周翎心中突然想到了更好的主意,將胯下肉棒緩緩的 退出,直到玉門關口,在那顆晶瑩的粉紅色豆蔻上不停的磨擦,那股強烈的難耐 趐麻感,刺激得洛漓渾身急抖,可是由嫩穴深處,卻傳來一股令人難耐的空虛感, 不由得洛漓一陣心慌意亂,在周翎的刺激下,盡管腦中極力的阻止,可是嬌嫩的 肉體卻絲毫不受控制,本能的隨著周翎的挑逗的擺動起來,似乎在迫切的期望著 周翎的肉棒能快點進到體內。   盡管早已被體內的欲火刺激得幾近瘋狂,但是洛漓卻仍是雙脣緊閉,死命的 緊守著一絲殘存的理智,不願叫出聲來,周翎更加緊了手上的動作,嘿嘿的對洛 漓說:「洛漓姐,別忍了,叫出來會好受的多」   「别,周翎,你别……嗯……别拿出去,给我吧」   周翎等的就是這句話,突然間,周翎猛然全部插入,連根全部差勁緊小的小 穴里,立刻在小腹處可以看到肉棒在洛漓體內進出。   洛漓終於忍受不了,「啊啊啊……好大…太大了…」叫出聲來。   眼見洛漓終于放棄抵抗,周翎狂吻著洛漓的檀口香脣,手上不緊不慢的停的 急抽緩送,立刻又將她推入淫欲的深淵,只見她星眸微閉,滿臉泛紅,雙手緊勾 住洛漓的肩頸,一條香暖滑嫩的香舌緊緊的和周翎的舌頭不住的糾纏,口中嬌吟 不絕,柳腰雪臀款款擺動,迎合著周翎的抽插,一雙修長結實的玉腿緊緊夾在周 翎的腰臀上不停的磨擦夾纏,有如八爪魚般糾纏者周翎的身體,隨著周翎的抽插, 自小穴中緩緩流出的淫液,夾雜著片片落紅,憑添幾分淒艷的美感,更令周翎興 奮得口水直流。   約略過了一刻鐘,周翎抱住洛漓翻過身來,讓她跨坐在他身上,成為女上男 下的姿勢,開口對洛漓說:「洛漓姐,爽不爽啊,要不你自己來吧!」   聽到這麼粗鄙淫邪的話語,洛漓的臉更是紅如蔻丹,可是由小穴內傳來的那 股騷癢,更令她心頭發慌,尤其是這種姿勢更能讓肉棒深入,洛漓只覺一根肉棒 如生了根般死死的頂住小穴深處,那股趐酸麻癢的滋味更是叫難耐,不由得開始 緩緩搖擺柳腰,口中哼啊之聲不絕. 由于這種姿勢不但能使肉棒更加的深入,而 且由于是女方主動,更加容易達到快感,漸漸的,洛漓不但加快了上下套動的速 度,口中的淫叫聲浪也越來越大,腦中除了淫欲的追求外,那裡還想到其他,只 見她雙手按在周翎的胸膛,在不停的套弄下,秀發如雲飛散,胸前玉峰不停的上 下彈跳,看得周翎眼都花了,不由得伸出雙手,在高聳的玉峰上不住的揉捏抓摳, 更刺激得洛漓如痴如醉,口中不停淫叫道:「啊啊……好爽……快點……啊……好棒啊」   瞧那副勁兒,那裡還有半點冷傲的樣子,簡直比妓女還淫蕩。   看到洛漓這副淫蕩的樣子,周翎忍不住坐起身來,低頭含住左乳滋滋吸吮, 雙手捧住粉臀上下套弄,手指更在後庭不住搔摳,最後藉著淫水的潤滑,滋的一 聲,插入菊花洞內不停的抽插,胯下更不住的往上頂,全身上下的敏感收到攻擊, 只見洛漓終于忍不住叫道:「啊……不行了……好……好舒服……我泄了……」   兩手死命的抓著周翎梁的肩頭,一雙修長美腿更是緊緊的夾纏著周翎的腰部, 渾身急遽抖顫,秘洞嫩肉一陣強力的收縮夾緊,好像要把周翎的肉棒給夾斷般, 秘洞深處更緊咬著肉棒頂端不住的吸吮,吸得周翎渾身急抖,真有說不出的爽, 一道熱滾滾的洪流自秘洞深處急涌而出,澆得周翎胯下肉棒不停抖動,只聽周翎 一聲狂吼,胯下一挺,緊抵住肉洞深處,雙手捧住洛漓粉臀一陣磨轉,眼看著就 要泄了。   只見洛漓的雙手雙腳,有如八爪魚般緊緊的纏在周翎的腰上,柳腰粉臀不住 的搖擺上挺,迎合周翎的抽送,發出陣陣啪啪急響,口中不停的叫著:「啊……嗯……好舒服……快……啊,再來……哦……好美……啊……不行了……啊……啊」一張迷人的櫻脣,更主動的在周翎的嘴脣、臉龐及胸膛上不停的狂吻。   大約過了盞茶時間,只見洛漓身一陣抽搐抖動,兩腳緊緊的夾住周翎的腰部, 口中一聲長長的尖叫「啊啊啊」   柳腰往上一頂,只覺胯下肉棒被周圍嫩肉強力的收縮絞緊,真有說不出的舒 服,龜頭一陣陣趐酸麻癢,忍不住那股趐麻快感,急忙抱起洛漓的粉臀,在一陣 急速的抽插下,將一道熱滾滾的精液直射入洛漓的小穴深處,射得洛漓全身直抖, 陰道蜜汁急涌而出,熱燙燙的澆在周翎龜頭上,燙得周翎肉棒一陣抖動,泄了出 來。   周翎全身汗下如雨,整個人癱軟無力,就這樣伏在洛漓身上不住的大口喘氣, 整個腦海來,自己居然把牧哥的女人給操了。   身下的洛漓也在不斷的大口喘著粗氣,放佛剛剛進行了一場惡戰一樣,內心 的小鹿依舊砰砰砰的跳的厲害,剛才周翎的幾番衝刺差點把自己的心肝都搗了出 來。洛漓慢慢的穩下心神,想試試看能否調動靈力,可試了半天氣海內毫無反應, 而且身體依然是酥麻無比,使不上一絲力气,無奈只能充滿希冀的轉過身看向周 翎道:「周翎,今天的事……嗯……誰也不能告訴……聽到了麼……不然……我 殺了你。」   「啊……好好……我肯定不說. 」周翎小心翼異的回答,丝毫沒有剛剛在洛 漓身上肆意驰骋的得意感觉,况且還不知道洛漓是否回復了實力。   「嗯……你先出去吧,我想靜一會。」洛漓淡淡的說道,放佛又回到了那個 高貴典雅的洛王。   「嗯……洛漓姐……你刚刚怎麼了……」   「哼,不该知道的你就别打听了,你只需要管好你那张嘴就行了,不然……」 洛漓畢竟是血里杀出来的人,虽然此刻全是无一絲力气,可那十多年来凝練的杀 意足以震慑旁人,光是盯著周翎的目光就让周翎心寒。   「那,洛漓姐你好好休息,下次,我……」剛剛嘗過洛漓的美肉的美妙,是 個男人都會流連忘返,周翎小聲的支支吾吾道。   「嗯?找死是麼?滚!」洛漓臉色一寒,冷漠的看着周翎,刚刚还柔情似水 的目光此刻如刀光一樣刺穿了周翎的恐惧 .「是,是……我這就滾……」周翎馬 上恢復了平常膽小的性格,踉踉蹌蹌的穿上衣服推門而去,只留下洛漓一人原地 坐在冰冷的地上。   終於,門又關上了,空氣中還瀰漫著剛剛淫亂流下的氣息,一行清淚劃破洛 漓秀麗的臉蛋,洛漓不禁低聲嗚咽起來:「嗚嗚……牧塵……我恨你……嗚嗚」[ 本帖最后由 菊花好养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